陸萴

我喜歡被雨水打溼,我懷念星空。

[そらまふ]青鳥與未完全盛開的花

#作家xcoser

  作為一個文字創作者,そらる並非打從最初便擁有廣大的粉絲。記得他第一次投稿至出版社的文章,編輯大略翻過後皺起眉頭:“從這篇故事看來,能發現你把寫作看的過分簡單了,單單把優美的詞彙串聯在一塊,再組合成句子的過程沒辦法稱為寫作。必須真正投入感情,雖然剛開始可能會稍嫌青澀,可是那才是讀者想要的,也是我們會接受的。”接過編輯退回的稿子,在そらる鞠躬的同時,聽到對方嘆了口氣:“在你的作品裡頭感受不到一絲生命力,讓人非常失望。”

  忘記自己是怎麼樣回到家的。醒來後發現自己躺在床上,頭痛的快要炸開。說難過嗎?到也沒有。腦筋一片空白,好像什麼都沒在想,可是那些話卻不停迴盪在耳邊,好吵。

  秋天微涼的風吹進半掩的紗窗,明明是傍晚,窗外卻是一片燈火通明,仿佛正等待旅人的歸來。

  恍惚間,そらる又再次沉沉的睡去。

  他就這麼熟睡到深夜,再次睜眼時天已經降下了濃密的黑幕。不知為何,そらる突然毫無睡意。他睡眠質量一向不錯,也沒作甚麼光怪陸離的夢,就這麼莫名其妙醒了。隱約好像聽到手機傳來信息的提示音,“叮咚”一聲。

  “誰啊…在這種時間…。”講手插進睡亂的頭髮抓弄,そらる按開手機屏幕。

  [您有一則新訊息]:

  您好,首先要為冒昧傳訊息給您這件事道歉,希望沒有造成您的困擾才是。

  我是一名職業coser,先前看了您的小說之後,非常喜歡裡頭那位魔法師的角色,榮幸的話,不知道能不能在下次活動時,給我cos他的機會呢?
 
  期待您的回覆。謝謝您。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  窗外是淡淡的夜幕,床頭鬧鐘的螢光指針剛滑過12。

  そらる看著信息的署名,甚至能聽見微風拂過耳邊的喧囂。

  “まふまふ、嗎…?”在腦海初步勾勒出對方的形象,大抵是個靦腆又有禮貌的孩子吧。嘴角向上勾起,手指在鍵盤上下移動,發送出簡短的回覆。

  “謝謝你的喜歡,cos的話沒問題,別忘了給我看成果。”

  然後そらる把手機隨手一扔,繼續他未完成的睡眠。

  天未明,可是褪去了黑夜,透出點點亮光,昂首盼望著即將到來的黎明。

  於是風聲又回歸寧靜。

  一切在冥冥之中好像早有定數。

  星期天的早晨,そらる花了比平常多一倍的力氣掙扎起身。眼角因乾澀而泛紅,生理性分泌出的淚水掛在眼眶,他打了個大大的哈欠,原本就自然捲的頭髮大幅度翹起,看起來像頂了個鳥窩在頭上。

  睡眼惺忪的走去浴室梳洗。刷牙時看著鏡子前自己的倒影,嘴巴滿是泡沫,浮腫的眼窩,眼袋下淺淺的黑眼圈,左臉頰是幾道枕頭壓痕,看起來沒有絲毫身為作家的優雅氣質。

  梳洗完畢,そらる拉開窗簾,讓自然光照進房內。然後轉身按下咖啡機上的烘培鈕,老舊的機身鏗鏘作響,隨之飄散出混雜苦味的濃香。

  約莫是從去年開始,そらる出於自身興趣外加時間許可,在部落格上連載起了小說。雖然和最初成為專職作家的夢想有些出入,可是そらる筆下的世界是那麼多彩多姿,細膩溫柔的章節總讓人如痴如醉。雖然有時候三天兩頭都不見更新,但日子久了,也累積到一定的人氣。除此之外,也因為そらる作為稱職的家裡蹲,面對底下大量的留言,他總是有辦法空出時間,一個一個回覆,如此和讀者近距離的互動也頗受好評。

  “真好看呀,等不及下次更新了!”

  “特別喜歡人物設定,角色都非常有個性,形象鮮明。”

  “我喜歡的這個角色,是之前まふくん有cos過的魔法師,在這裡偷偷徵同好!”

  看到某個關鍵字,そらる頗為玩味的瞇了瞇眼睛。

  まふまふ。

  擁有與生俱來的紅色雙眸,就算透過照片也能傳達出“騷”的訊息。身為男性卻略為纖細,還有他姣好的面容、精緻的五官,每一次出角都選擇適當的角色,並且盡心盡力在每一個小道具上,吸引了眾多男女老少,人氣極高。

  起身,為自己倒了杯熱騰騰的咖啡,然後摻入牛奶,動作一氣呵成。然後他一邊小口啜飲,邊將從剛才開始便響鈴不斷的手機接起。

  “有什麼事嗎。”

  “そらるさん為什麼都不接我電話呢?好冷淡啊。”

  “你有甚麼事。”

  “那個啊,我是打電話問你現在方不方便去你家玩,有個角色的試妝想請你看看。”

  按著眉心,そらる輕嘆:“可以是可以,你要什麼時候過來?”

  “說到這個,其實我已經站在そらるさん家門口了一陣子了,剛才還有幾個人一直用奇怪的視線看著我……可以的話請快點過來幫我開門。”

  “……你這傢伙。”

  有個地方要額外補充。

  まふまふ,作為網路上超人氣新生代coser,是個除了個性以外沒有任何缺點的青年。

  一臉疲憊的為對方打開門,門外那人的面容被口罩遮去了大半,他眼睛瞇成兩道新月,舉起手:”你好呀そらるさん!”

  朝他光潔的額頭用力一彈,見對方吃痛的蹲下身子,そらる雙手插腰:“我說你啊,稍微對自己的身份有些保護意識吧?要是被人家認出來了該怎麼辦。”

  まふまふ今天穿著長版t-shirt,頭髮隨意的抓了點造型,搭配寬鬆的卡其色長褲,使他原本就纖細的身形顯得更加瘦小。

  “好香的味道。そらるさん在煮咖啡嗎?”

  自從幾個月前,まふまふ在一次活動中cos了他小說裡的人物之後,そらる看了まふ發給他的成果照後頗為滿意,因此在對方給他良好印象的前提下,彼此交換了手機號碼,三不五時會私下相約討論小說情節或化妝技巧,有時也會一起吃飯、甚至在幾週前,傳出兩人去了箱根旅行的消息,互動很是熱絡。

  據まふまふ所說,身為一名資深的動漫迷,在故事情節和人物描摹方面已經累積起一定的經驗,拍著胸脯保證能提供參考性極高的意見,所以三天兩頭往そらる家跑 ,當然不是說造成困擾,不過大多時候,提出的意見都會被そらる冷臉回絕,比如現在————

  “為什麼不行?讓傑多為了成全奧迪的幸福死去,這樣的走向不是非常感人嗎?”まふ邊對著鏡子勾勒眼線,一邊朝そらる抱怨:“如果是我,我就會寫下這樣的結局。”

  “但這不是我要的結局。”そらる躺在沙發椅背上,淡淡的回應:“在我的筆下,幸福快樂的結局是有可能的。正因為現實生活可能沒有想像中那麼美好,我才總想在文章裡盡可能圓滿。”

  在現實世界尋不到的那隻青鳥,在這裡人人都能緊緊抓住。

  “你說的有道理。”まふまふ抿了抿唇,並在臉頰上貼上跟角色相同的條碼貼紙,並戴上白色的假髮,在そらる面前轉了一圈:“就好像如果能跟你在一起,總感覺自己有勇氣可以無所不能。會出現幸福美好的happy end。”纖細的雙臂搭上そらる肩頭,調整到完美角度後,拿起手機連拍:“你說是吧,そらるさん。”

  “噗。”忍不住輕笑出聲:“幹嘛這麼文謅謅的,真不像你。”

  まふまふ撒嬌似的嘟起嘴,然後突然,像靈光一閃想到什麼似的,虎牙隨笑開的嘴角露出,他用手自肩頭往緩慢下爬,拐住そらる腰肢,用酥軟的聲線道:“也讓我幫你試裝嘛。”

  “蛤?”

  “求求你,一定會很好看的!”

  “不要啦,怪難為情的…。”そらる把臉埋進床頭那隻特大號的史萊母,小聲抱怨。

  “反正又沒有別人看到,你想想,要是我出傑多,你就可以出奧迪了。”他側身貼緊そらる小腹,雙手環抱住大腿,使出渾身解數:“你不讓我畫我就不起來。”

  發覺到兩人正呈現不一般的體位後,そらる清了清喉嚨,費力地把まふまふ緊抱住自己大腿的手挪開:“如果你真的那麼堅持的話……好吧、隨你便。”

  “萬歲!最喜歡そらるさん啦,那請你坐在這邊等我一下。”

  故事裡,男主角傑多為了尋找無故失蹤的摯友奧迪,帶著破舊的魔法劍,展開了一場架空盛大的奇幻冒險。

  在そらる細心勾勒出的世界裡,用纖細的筆法,描繪出屬於這個少年的長篇故事。

  旅途中遇到了很多人,經歷了很多事。跌倒過、受傷過,哭過、疼過;這個曾經小小的、膽小且軟弱的少年也漸漸成長,內心變的堅強,瞭解到世界的殘酷,也因此學習如何待人溫柔。最後尋到了代表幸福的青鳥羽毛,卻始終找不到自己的那位摯友。

  這個故事跟そらる的現實生活有些出入。

  於是踏破鐵鞋,尋到了青鳥,卻誰也沒有找到誰。

  “そらるさん,把眼睛閉上。我要幫你抹眼影了。”

  眼皮傳來被指尖碰觸的溫熱,まふまふ化妝技術そらる是明白的,可是如此親密的碰觸實在教人彆扭。規律的鼻息、垂下的髮絲,還有他專注筆直的目光。好癢。

  “這樣就完成了。”抹了把臉,まふまふ雙手插腰,仔細的凝神注視。

  “怎麼樣?”そらる好奇前傾,想看看上妝完成的自己。出奇不意,他左側肩膀稍稍地碰到了まふ舉高的手肘————

  “呀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啊!”

  毫無預警的,對方爆出一聲高分貝的尖叫,然後轉身、衝刺、進入廁所、拉門、鎖門,一連串動作所耗費不過3秒時間。

  “你搞甚麼?”

  “不、不要過來-----!”

  皺起眉,そらる敲了敲浴室的門:“到底是怎麼回事?有蟑螂嗎?”

  沒有回應。

  “まふまふ?”

  過了好一會兒,裡頭才傳來支支吾吾的回話聲。

  愣愣的看著まふまふ紅著臉打開門,然後用兩隻手環抱住自己。

  “唔,そ、そらるさん太狡猾了。看見你這麼帥的摸樣,一時之間沒法適應過來……。”含糊的解釋著,聲音因為埋在衣服裡模糊了幾分,可聽在そらる耳中卻好像無限放大。低頭看まふ靠在自己胸口的頭,忽然覺得他小巧的髮漩有點可愛。

  “我自認並非一個任性的人,也不認為世界上有得來不易的好處,但聽了我的告白之後,希望你不要嫌我很噁心,也不要拒絕才好。”抬起頭,まふまふ將下顎抵在そらる小腹,視線在幾番飄逸後對準そらる的目光,抿唇,然後定定地開口:“我喜歡你。”堅持5秒之後,再度害羞地把頭貼回對方胸口。

  そらる突然想到故事該怎麼結局。

  最後主角放棄繼續前進,並失落的踏上歸途。走過熟悉的小巷,七拐八繞後,驚訝的發現自家煙囪冒著冉冉上升的白色炊煙。

  離家不遠處便能清楚看見,窗內隱約透出鵝黃色燈火,仿佛正等待遠行歸來的旅人。

  於是有人為自己打開了家門。

  尋了一生的人兒站在眼前對自己微笑,就如同多年以前。那笑靨還是那麼純粹,乾淨的不帶一絲雜質。

  原來你一直都在。

  故事大概就到這邊結束。傑多和奧迪在結尾真摯的擁抱感動了許許多多的粉絲,其中包括そらる自己。

  許多留言問道:“後來呢?後來他們怎麼樣了?”

  後來,そらる淡淡的笑著,右手與まふまふ緊緊相連。冬天過去,春天初來。花朵尚未完全盛開,手中的溫度卻是真實的,故事還在繼續,翻過新的一頁,接下來會是嶄新的篇章————

  在全新的旅途,他將不再是一個人。他們要一起去看盡花開每個瞬間、走遍染上星光的寸寸土地、優遊在倒影出月光的寧靜湖面…

  但不管到了哪裡,他都不會迷失。因為須臾在手的幸福,已在他牽起他的時候,被緊緊抓牢。

  這就是兩人為這篇故事寫下的happy end。

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 


评论(24)

热度(77)

  1. 嗚啦陸萴 转载了此文字